您现在的位置:2020正版免费全年资料 > 园丁风采 > 名师工作室 > 许富华 > 正文内容

张北空心村治理探访脸上疤变成锦上花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8-04 浏览次数:

   近日,走进张北县公会新区1单元401室席卫琴家,清新的茉莉花花香扑鼻。

   近前一看,席卫琴家的阳台成了“小花园”,屋子里生机盎然。 然而一年前,席卫琴一家4口还住在公会镇开地房村的一间土坯房里,院里屋内满是猪圈与鸡饲料混杂的味道。

   “那时候咋养花啊,既没条件也没心情。 ”席卫琴说,村里多是小土房,道路也是土路,年轻人大多都出去打工,村子成了“空心村”。

   过去,张北县366个行政村、1107个自然村中,农宅空置率超过50%的就有188个,涉及565个自然村。 这些“空心村”如同一片片“脸上疤”,散落在张北的大地上。 如今,经过治理,目前全县188个“空心村”已治理完成160个,安置农户11248户、29274人;复垦村庄137个,约9800亩。 “脸上疤”变成了“锦上花”。 政府完成了群众没有能力完成的事公会新区是张北县易地扶贫搬迁和“空心村”治理的集中安置区之一,建设安置楼万平方米,安置搬迁人口共579户1259人。 今年33岁的席卫琴和母亲就住在这里。 由于懂计算机,又有近十年的北漂经历,席卫琴被聘为公会新区幸福港湾养老院的院长助理。

   谁能想到,过去的席卫琴却扛着巨大的生活重负。

   2005年,席卫琴的哥哥突然患上严重的精神疾病,开始了漫长的住院治疗,母亲身体不好,父亲又被查出癌症。 接连的打击,让席卫琴喘不过气来。

   2018年6月,张北县总投资23亿元,利用易地新建、联村并建和整治提升三种治理模式,开始综合治理“空心村”。

   席卫琴一家所在的开地房村被纳入了易地新建安置的名单。

   2019年8月,在父亲逝世前的两个月,席卫琴一家搬进了100多平方米的新房。 “政府给办了我没能力完成的事,让爸爸离世前过上了一段好日子。

   ”席卫琴说。

   搬得出,还要稳得住、能致富。

   如今,席卫琴63岁的母亲温秀莲也在养老院里谋到了洗衣工的工作,母女俩一起上下班,月收入近5000元。 在公会新区开始了新生活,席卫琴感到日子过得越来越好。

   力争让搬迁群众对政府的工作打100分一个可以容纳6239户的小区意味着什么?在张北县,这意味着有16628人能够梦圆新居,能从穷乡僻壤搬进城镇,过上更有质量的生活。

   位于张北县城东公里处的义合美新城,就是张北县最大的“空心村”治理易地新建安置区,它承载着全县12个乡镇、79个行政村的136个自然村的安置任务。 目前,20多栋高层住宅拔地而起,加上在建的72栋楼体,这片林立在城郊的楼群甚为壮观。

   贺汝云一家原先住在距离张北县城35公里的北房子村,不久前也搬进了新区。 走进5号楼404室贺汝云家,床头摆放着一本看了一多半的书。 “在老家时,就算有点旧报纸,都得用来点火生炉子,再添点烂柴火和臭马粪,乌烟瘴气,哪有兴致读书?”75岁的贺汝云说。

   贺汝云所在的正是义合美新城先期启用的27栋易地扶贫搬迁楼。

   今年底将陆续安排搬迁群众入住的“空心村”治理安置区就位于它的旁边。

   义合美新城党工委副书记韩志麟指着楼群中间一处气派的办公楼介绍,义合美管理中心大楼很快就要启用,还配套建设了社区医院和就业培训中心,各乡镇设立的业务窗口将入驻这里。 城镇居民司空见惯的物业费,在这里成了件新鲜事。

   尽管每平方米每月只需元,一年一交,但这笔费用对于常年生活在乡村的搬迁群众,是一笔从未接触过的开支。 “我们都没想到,在完全没动员的情况下,2019年义合美新城的物业费主动交付率达到%。 ”张北县委书记郝富国说,“这何尝不是群众无形中打出的一个分数?我们都很欣慰,大家干劲更足了,我们的目标是让搬迁群众对我们的工作打100分。 ”治理村庄,不是消灭村庄,而是有乡有城,形成和谐生态7月12日正午时分,走进台路沟乡水泉村的泉水洞口,只见洞内保留着一汪古泉,泉的中间是一只龙首,扑面而来的神秘感与历史感带着洞内舒心的凉爽,瞬间逼退了身上的灼热。

   村里老人介绍,水泉村已有800多年的历史,这里泉眼永不断流的传说和当地敬畏自然的文化氛围被一起传承下来。

   当水泉村村民听说进行“空心村”治理让他们进城的消息后,这里的村民却不愿意搬迁。 既然大多数群众不愿意搬迁,那就因地制宜,就地整治。

   对愿意搬走的,进行妥善安置。

   于是,一个全新的水泉村“破壳”了,配套完备的基础设施,干净整洁的村容村貌,加上原本深厚的文化底蕴,当这一切组合在一起时,碰撞出极具优势的旅游资源,让水泉村的未来值得期待。

   “治理村庄,不是为了消灭村庄,乡村文明是人类的宝贵财富。 因此,在‘空心村’治理的过程中,如何融合家乡民俗,保护民间文化,留住乡愁,也是我们的重要课题。 ”郝富国说,有乡有城,自由游走,才是真正的和谐生态,才是张北精准的时代定位。

   虽然没住县城楼房,但该村村民王秀花站在自家门前依旧笑得合不拢嘴。 因为她被安置到的大西湾乡闫家坡村联建点,基本保留了传统农村院落的建筑风格,这里还为搬迁群众统一加盖了偏房小屋用来堆放杂物。

   “你给我一套别墅我都不换,现在的日子是越过越舒心。 ”王秀花说。

   如今,张北县已对64个行政村进行了就地整治,总投资2000万元,通过拆旧建新、农宅置换等方式,极大地保留本地特色,为未来发展新乡村旅游打下了基础。

   对搬迁到安置点的群众,张北县规定,其原有的耕地、林地、草地等承包经营权不变,退耕还林、种粮补贴、集体经济收益分配权不变,农业生产、精准脱贫的后续政策不变。 此外,安置点周围配套的产业也已成型,公会新区的服装加工厂、西瓜产业园,义合美新城的蔬菜种植园区、西瓜大棚以及各个安置点特设的公益岗位,让搬迁群众实现了家门口就业。

   对剩余的28个村,张北县将紧盯时间节点,抢抓进度,全力做好治理收尾工作,高分递交“空心村”治理答卷。

   (记者高振发通讯员侯鸿儒、王英军)(责编:陈思危、史建中)。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