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2020正版免费全年资料 > 校园动态 > 校务公开 > 正文内容

两位专业记者,告诉世界正在发生什么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8-04 浏览次数:

   2月29日,人民公安报武汉战“疫”融媒体报道组前方临时党支部在江汉方舱安保指挥部重温入党誓词。

   人民公安报记者王传宗(右一)领誓。

   走出武汉站,寂静是那座城市留给我的第一印象。

   昔日熙来攘往的街面上,除了救护车和警车外没有一辆车、没有一个人。 那是武汉疫情最为严峻的阶段。 网络上、舆论场上,各类信息林林总总。 疫情到底什么样、防控情况如何,我和我的同事心里都没底。 到基层去、到一线去、到疫情防控的现场去——我们决定,要把武汉的疫情防控情况客观报道出去,告诉世界这里“正在发生着什么”。 城市封控、病患转运、社区封闭、拉网排查、集中收治、保供服务、复工复产……随后的日子里,在疫情防控的每一个节点上,我们时刻用“四力”要求自己,深入社区、派出所、检查站、街面、集中隔离点、定点医疗机构、方舱医院、城区乡村,足迹遍布武汉所有15个区(功能区)、17个公安分局。

   2月8日元宵节夜,鹦鹉洲长江大桥桥头,江面在月光照耀下波光粼粼,江水轻轻拍打着岸边“哗哗”作响。

   工作一天之后,我和同事来到江边。 不远处,江景房里传来一个女孩的呐喊声:“喂,你好——”我们大声回应:“喂,你好——”“加——油——”“加——油——”“大美武汉,我们一定能过关!”那个夜晚,我深深感受到了这座城市和这里人们的积极和乐观。

   2月23日,采访武汉市神龙派出所湘隆社区民警肖利军时,正好碰到区里为社区独居老人运来免费蔬菜。 卸完货,肖利军突然眼角发红,转身跑到墙角一边擦拭眼泪,一边捶着胸口,无法言语。 肖利军有位老年痴呆的母亲。

   疫情发生后,他把母亲交给弟弟照顾,自己住进了社区。

   “母亲的身体让我揪心。 更加让我揪心的是,辖区群众的生活和健康。

   ”平复一下情绪,肖利军捶着胸口对记者说,“我现在无比盼望疫情快点过去!我们的工作头绪太多了、太难了。 ”擦干眼泪,老肖打开手机手电筒,在夜色中再次走进社区。

   承受多少,你就能担当多少——这句貌似让人血脉贲张的话,背后是这座城市无数平凡人的承受和担当。 我们的采访从2月1日火神山医院警务室挂牌开始,到4月17日火神山医院警务室警力撤勤归建告一段落,持续发回疫情防控新闻报道,没有休息一天。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